繁星 默默刻苦
更新时间:2019-02-25

友人N是风雨天爱好者,因为她的享乐时候到了,她会在家里放黑胶唱片,巴赫的黑胶唱片。冬季湿冷阴雨的上海,很多人心情像景象一样阴郁。她不一样,懂得在这样的时候,一壶好茶,一本好书,一个人,在巴赫的音乐里,坦然享受。外面风雨大作,屋内却有音乐的温情,就像壁炉里焚烧的木柴。

很喜好这四个字。

还记得一位对我影响很深的友人,她很懂享乐。有一次,大略是想褒奖本人,就选了家附近的一个酒店顶层,买上小酒小菜,赤脚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,泡个澡换件丝帛衬衣,饮酒吃小菜。窗外车流滚滚,万丈红尘只是一转身罢了。她说,一个人,真享受,种种深品位零乱的心境都梳理好了。

那一刻,她与自己相遇,静默无言,无需别人。“暗暗受苦,默默吃苦。”这样的境界,象征深长。

最经典的还是那个对蟹的刻苦。那个在吃上段位很高的女人,每逢蟹季,必买来两只上好大闸蟹,洗净用花雕匆匆地让蟹醉掉,静置一天一夜,就着白葡萄酒,傍晚将黑的阴天,一个人缓缓地吃掉,真正是舌尖上的震颤跟迷醉。

作者:子沫 来源:扬子晚报

我意识的一位台湾导演,最爱好做的事就是在影片的后期剪辑都忙完后,一个人骑一辆旧自行车,带上一瓶红酒,渐渐骑到海边,在沙滩上静静坐下,残阳如血,白浪逐沙滩,一个人缓缓喝掉红酒……而后骑上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回去。这个镜头我始终记在脑海里。

在一天的薄暮,有这样的收梢,生活才变得破体而象征深长起来。

这才是懂享乐的人,一个人的享乐。不嘈杂,不聚众。